科技行者

行者學院 轉型私董會 科技行者專題報道 網紅大戰科技行者

知識庫

知識庫 安全導航

知識庫分類索引
技術分類
廠商分類

瞻博云計算網絡

今天我們講云計算,嚴格講起來,云并不是只包括在數據中心里面,把網絡也包括在里面。整個云計算就是兩句話可以概括,一個是共享,一個是通過網絡把這個服務送出去。這是最基礎的概念,云計算不管怎么講,其實就是這兩個概念。云計算有兩種看法,一種看法是從終端用戶的看法,就像剛才有一位演講人講到,終端用戶并不在乎基礎設施,就像你使用電的時候,你只管說這個房間插頭在哪里,并不管后面的電線是怎么連的,所以只需要用到這個服務。這是從云服務的眼光來看的。

另外一個看法,很多廠商,包括瞻博公司在里面,包括很多電信運營商在里面,是從云計算的基礎設施,就是為了提供這些云的服務,需要相關的基礎設施的眼光來看的。在基礎設施這方面,又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網絡的基礎設施,一部分是數據中心內部的基礎設施。當然像剛才那位演講人提到,數據中心之間也有它的考量在里面,像IBM,今年2月在上海曾經發表了他們開啟一個新的計劃,IBM在全世界有10個電腦中心,包括上海有一個。他們一步一步用瞻博公司的網絡設備,把這10個全世界的云計算電腦中心連接在一起,如果在某一個云計算的電腦中心開始超載的話,可以用一些技術自動把這些超載的運算很透明化地就轉移到別的相關的云計算中心,用戶不會有感覺。這方面的問題其實主要是一些傳統上的網絡的性能問題,今天不談這些。

在網絡的這方面,瞻博公司13年之前起家就是從網絡起家的,而且在安全方面我們有很多應用。很多人講到云計算是從服務的眼光來看的,所以在云的服務這方面,云計算大概分為四個層次,開始起家的時候在網絡上賣書,為了達到經濟效益,為了提供這種服務,它自己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去建立起一個很大的基礎架構,就是今天他們的基礎架構效率好到什么程度?這個不光是我們自己用,可以把它拿出來,讓人家使用。運算能力也可以算每小時多少錢,儲存也可以算每小時多少錢。google說我自己有應用服務,可以提供基礎設施服務,但是他提供了基礎設施以后,發現很多廠商也想在網絡上跑他們提供的服務,Mzone就說,好,我把我的客戶提供給你們,我把我收賬的能力也提供給你們,我把我跟供應廠商之間的crn等能力也提供給你,這是所謂的平臺服務。換句話,你需要做云的應用,所需要的不僅是基礎設施,還有軟件方面的能力,比如收帳等等雜七雜八的服務,其他的廠商也可以利用下面這兩種服務來發展他們自己的服務。他們還提供更上一層的服務,你如果想在網絡上也賣書的話,我也可以幫你的忙,你可以在我的網絡上,利用這個寫你自己的城市,然后開的書店就擺在我的網絡上面,這是更上級的服務。

在近代的運算的范式里面,有很多開始改變的地方,一個就是所謂的以服務為導向的構架。當初在90年代虛擬服務的時候,主要是使用者跟你的服務器之間的一種溝通,可是在今天大家要想在網絡上做事情,你的服務往往不是只有一樣服務,往往一個服務是好幾個服務器彼此提供它們的一部分。最有名的例子,QQ、google的搜索服務,是從不同的地方來的,然后整合到一起。一個使用者在使用的時候,不光是使用者跟服務器之間的關系,其實服務器跟服務器之間有很多需要咨詢溝通的地方,這樣子對于整個IT來講,造成很多基本的影響。像UQ可以自己拍一個影像,可以上網去。用戶之間也開始制造出跟以前老式的不一樣。在這種情況下,造成了數據中心的爆炸性的成長,在爆炸性的成長之下大家開始考慮,不是說資本會花多少,很多經濟上面的考量的大小對應的關系已經被打破,當你開始用大量的X86的服務器,你的數量達到幾萬臺、幾十萬臺的時候,你要管理它,復雜性需要考慮的。你要達到靈活性,這些都很好,但是虛擬化也達到管理方面一些很大的挑戰,比原來的物理性更糟糕。

在所有這些變化之下,開始要考慮到,因為Google是瞻博網絡一個很大的客戶,我們跟它在很多年以前就開始感覺到它們在往前推的時候,遭遇到了一些困難。也讓我們開始想,我們今天用的網絡設備,能不能同樣構架,能不能繼續往前演進。當初網絡除了電信運營商那是另外的,在電腦中心里面,當初一開始只是一個本地的以太網,很簡單,一個小的交換機,把很多PC機和工作站連接在一起。當后來多了以后,用很多樹狀的架構把它們連接在一起。很自然的,把這種自然演進的方式超過了,現在也都是用的這種架構。但是這種建筑架構有很多問題,你的用戶通常是在本地的網絡或者在國際的因特網上,通常是經過這個網絡,到了交換機,然后一級一級再把數據順著原路送回去,其實效率還是不錯的。但是今天很多新的運算,SOA的運算,dadt服務不是這種純粹的方向,很多服務往往是服務器之間的交換,還沒有出去,而在服務器之間是一種水平式的dadt交換,這種服務模式其實很糟糕,為什么?從一個服務器到另外一個服務器,如果水平跟得它聯絡,都必須水平地走一個來回,必須順著走到最頂端,然后再下來。大的電腦中心沒問題,小的電腦中心就不行,每一層一層上去,再一層一層下來,流量就很大。

今天的電腦中心用以太網做網絡的交流,今天的數據中心最終會全盤虛擬,一個管理人員希望隨著要服務某個客戶,希望把一些服務交給那個客戶來使用,并不希望數據中心的交通有不同的技術上的分離,就像一個八線大道的高速公路,如果說今天紅色的車子只能走第三條線或者第六條線,藍色的車子只能走第二條線或者第四條線的話,在管理上有各種各樣的限制,這些限制最終會全部被打破。這就是今天在國際上一些標準化的社團里面,隨著以太網的引進,都在推動,因為最后電腦中心里完全都可以在八線大道上,完全不受限制的通行。

今天樹狀的這種設計,它有相當大的復雜性,在虛擬化運作上面靈活方面和彈性方面有很多的限制,當數據中心小的時候,只有幾百臺服務器的時候,消耗的功率也低,費用也低,樹狀沒有形成,所以延遲也很低。今天世界級的云計算,美國也好,歐洲也好,全世界大概每一個數據中心要建一個新的數據中心,預算大概在2億到8億美金之間。歐洲要建一個大的云計算中心,預算是10億美金。在這種大的云計算中間,其實用在網絡費用上是10%到15%,所以2億到8億的預算,10%到15%就是兩千萬到一億美金,當費用到達這種程度的時候,就要小心了。當時他們要建新的數據中心的時候,并沒有考慮到網絡方面的想法,大家一想到數據中心一定是服務器,一定是儲存器。可是當在做網絡計劃的時候,發現網絡會花這么大的費用,馬上就引起了他們的注意。這就是一年半以前,到瞻博公司跟我們談的原因。

瞻博公司的愿景,在兩年以前,隨著跟google討論的啟發,我們開始思考下一個時代云計算數據中心到底網絡建筑構架需要達到哪些目標?第一它必須可擴展,必須是同一個構架,讓你能夠成長,從幾十臺服務器到幾十萬臺的服務器,應該是同一個構架、同一個軟件,讓你能夠很平滑、很透明化地開始成長,它必須快速,如果不快在電腦中心就別談了,國際網絡大家是都連接在一起,但是在電腦中心里面,強調的就是快速,還必須很可靠、很安全。另外一方面很重要,必須很簡單,當你達到幾十萬臺的時候,管理方面一定要簡單,要不然人類沒辦法管理。

看原來簡單的情況,這種傳統的結構在很小的數據中心,用一兩個交換器,的確很簡單,速度的確很快。當你開始要成長的時候,這種小的有問題,因為它的可擴展性非常有限,安全也有限,因為根本沒有特別地裝置,會有單點故障,這是很大的問題。怎么辦呢?電腦中心的人開始構架成這么一個很復雜的構架,這并不是一個虛擬出來的東西,這是直接從思科公司向用戶推薦的電腦中心,這個東西的確有好處,可以整個把電腦中心連接起來,有足夠的備份,沒有單點故障,也很安全,因為里面加了很多防火墻、VPN在里面。可是有什么問題呢?一個是它非常復雜,二,它有延遲性的問題。這個其實很簡單,在電腦中心里,不像國際網絡,如果從一點要到另外一點聯絡的話,必須經過這么一層一層,每一層都要經過以太網,這些完全都是浪費存儲的,而且還需要付錢,還會損耗功率,還會增加延遲性。

這兩種模式都有它的缺點,最理想的狀態是我們希望所有的運作都能達到。理想的答案是,我們能夠有一個很高的高收放性,能夠實現數據虛擬化,能夠提供始終如一的性能,而且在實現以上的情況下,要讓客戶花最少的運營支出。

瞻博公司現在在發展一個單獨的交換機,它的概念非常簡單,它整個一個交換機可以擴展到從幾十臺以太網的流量到幾百臺以太網的流量。可擴展、扁平化、無阻塞、低耗損、數據中心構架。

這是我們今年2月向外面公開發表,瞻博公司現在正跟著IBM的合作伙伴正在發展“層云項目”,是國際公認的十種云之中一種平的云,交“層云”。層云計劃我們已經進行了大概一年半的時間,還有一兩年才可以正式推出來,但是因為很多全世界的廠商要建立新的數據中心,要花好幾年的計劃,所以我們事先宣布出來,宣布了以后,今天我可以說全世界五個最大的廠商大部分都跟我們已經有交談,這種層云的交換機一旦出來,他們會第一個來采用。

層云計劃的概念非常簡單,不要去傷腦筋想里面要用多少交換機,怎么連接。它把所有的服務器、儲存器、路由器、交換機都能鏈接在邊緣上,剩下的都交給層云計劃。

在達到層云計劃以前,我們朝著這個方向,瞻博已經開始把三四層的復雜的架構簡化成兩層,我們有我們的SRX的產品系列,還有整合設備。我們通過一些軟件技術,可以把很多的交換機整合在一起管理,減少數量。還有一個操作系統是JUNOS。當層云計劃出來以后,我們可以進一步地把很多接入層整合成一層。

相關新聞
瞻博云計算網絡相關廠商

分隔

云南时时彩福利